姐姐

外科小医日记

       期待很久的外科见习就这样匆匆结束了,还没来得及为它举行一个像样的告别仪式。
       很喜欢每天在病房与手术室之间来回,杵着脑袋看外科医生做着各式各样神奇的手术。偶尔也会被老师“恩赐”上一次手术台,拉钩或者扶镜子。
       犹记得第一次去扶镜子,激动的小心情难以言表,全都表现在认认真真洗手穿衣服上了。像模像样地上了手术台,却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,就这么十指交叉着尴尬地悬在胸前。不过尴尬的感受一会儿就被感动取代了,“你是我的眼”这是主刀对扶镜子的小同学说的最让人心醉的一句话(不过30分钟后就是心累了)。为了保证“眼睛”的平稳,必须要站成一座雕塑,还是一座可以时刻眼观六路改变方向、能进能退的智能雕塑。不过毕竟不是雕塑,身上手上肌肉的酸胀渐渐表现出来,偶尔趁主刀不注意,偷偷摸摸换个姿势也是有的。
       拉钩相对扶镜子而言,消耗脑力比较少,只需要劲往一处使,然后定住就可以了。同样的4个小时,拉完钩下来还可以生龙活虎地甩甩双臂,吐槽一下双臂好累。而扶完镜子下来,却是两眼昏花伴随神志淡漠。
       老师们也是深谙我们的小心思,在钩子即将脱手或者镜子摇摇晃晃的时候,喂你一句“小同学真棒!”,被赞美绑架的小同学只好默默地坚持着,接受手术室里各个老师的“捧杀”。只有巡回老师最关心小同学的处境,会拿出“太师椅”给我们当个着力点。
       在心外第一次真正拿起持针器,在病人身上缝了皮内。还记得自己第一针的颤颤巍巍伴着老师在一边的提心吊胆。缝皮是个重要的活,代表着主刀手术的水平。患者不清楚里面手术做得怎么样,就会互相比比看看谁的伤口整齐谁的伤口漂亮。所以我们小同学压力山大,一个不留神就会毁了主刀的清誉。在缝完患者长达20cm的伤口后,双手不住颤抖,汗湿了一背,这应该是残余肾上腺素的作用吧。在此后的几天的早查房时,我天天跑去看那个患者的伤口,看着长得漂漂亮亮的伤口,心里的小得意就弥漫开来,布满了心房心室,然后被泵到全身各个细胞,开出灿烂的花儿。
       外科除了待在手术室,就是在病房。跟查房、写病程、理病例是我们见习小同学的“三大常规”。跟查房,要做的就是把患者每天的数据记录下来,以防大大们查房时的随时提问。如果大大们提问的数据刚好记了,就可以立即反馈,像一台智能移动电脑一样。如果刚好没记,这时候就得避免跟大大们有任何的眼神接触,以免被犀利的目光伤到。
       写病程是一项技术活,尤其是在补缺了十来天的病程的时候。这时候就得翻医嘱看护理记录,然后再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,将这份病程补得合情合理、天衣无缝。虽然这个过程极其痛苦,但是看着补完的病程心里还是很有成就感的。
       理病例是最痛苦的,经常是“老师理好了!”“首页穿刺没填”“老师填好了!”“术前小结哪里去了?”“老师补好了!”“3月有31天!那天的病程呢?”“老师好了...”“干得不错”。老师这里还是比较好说话的,如果被叫去病案室理病例,那才是煎熬。据学长说,一台电脑一张桌子,四周全是高到房顶的病例本,想想就是噩梦一般的场景。
       尽管经常被外科虐得惨惨的,尤其是最后两周的普外,但是很怀念,很留念,很不想离开。普外的团队是我最最留念的,我们讨论过生死的严肃,也会在困倦的时候互开玩笑,认真工作的同时又非常欢乐,真的好棒!想你们,我会回来的!

又冷又饿,不跟你们玩儿了💔